相關圖書

房屋興建自學法律基本功
 

勞動基準法解釋令.判決彙編
 

土地稅法規精要
 

共有土地處分實務與技巧─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
 

SS建築鋼結構工程--看照片輕鬆學
 
 
目前位置 : 首頁 >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 > 專欄文章
   
職棒契約條款之探討------以台灣大聯盟選手契約為例
作者: 林瑞泰
摘 要
企業投資大筆資金,營運職業運動,球員擁有特殊技能提供職業運動比賽之需求,但為使雙方權益有所依據、保障與遵循,因此透過契約約定方式,來規範雙方之行為;在探討職棒契約之前,先就定型化契約與附合契約加以比較與說明,再依台灣大聯盟選手契約,進行逐條分析與探討,並從體育情境、運動管理及法律原理三方面思維,對職棒選手契約作系統之介紹。
Contract Issues in the 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 in Taiwan--Using the Player’s Contract in Taiwan Major League as an Example-Abstract The development of professional sports in Taiwan started more than ten years ago. However, the contract used between the professional athletes and the franchise has been an issue for some time. The purpose of this study was to analyze the contract conditions used in the professional sports leagues in Taiwan. Standard contract and adhesion contract that are regularly used in the business activity were analyzed. Based on the current social-economical status, the principle of sports management and the law of discipline, step-by-step comparisons were made between the standard contract and the adhesion contract and the one that has been used in Taiwan Major League Professional Baseball. It is the hope that the contract format that is usually followed in the world of business can be adapted in future negotiation between the professional athletes and the ball clubs to protect the rights of our athletes.Key Words: Professional Baseball Contract, Standard contract, Adhesion Contract
壹、前 言
在充滿商業色彩的職棒運動裡,勞資關係存在於契約條款之中,質言之契約條款中權利義務規定常牽綁著雙方,而在此章中所要探討的是職棒定型化契約之條款如何訂立,較能反應出兼顧雙方權益,因我國職棒兩大聯盟選手契約內容大致相同,因此擇一以台灣大聯盟選手契約為例,來分析探討契約中所涵蓋之重要理論、觀念、原則與制度。
從商業利益及經營管理的角度而言,職棒企業的特殊性(註1)有三點:〈1〉戰力平衡需求原則〈2〉投資成本鉅大性原則〈3〉選手名單維持固定原則,由於其特殊性使然,在契約中反應出球員選秀制度、球員或球隊交易制度及保留制度,這些原則或制度充分反應出企業投資者成本效益的觀念與心理狀態,但如由社會科學與法律原理、原則而言,球員利益實應加以保護與保障之,因為明星球員是優質商品,也是職棒運動的核心部分;因此研究者在探討時將以體育情境、運動管理及法律原理之思維模式,將職棒選手契約作系統性之介紹與說明。

貳、文獻探討
在職棒契約條款訂立的合法性、合適性、有效性思維中,應就職棒選手定型化契約形成之背景、原則、制度及定型化契約之範圍、規制、效力及不公正契約之排除等方向加以探討。

一、選手定型化契約形成之背景、原則、制度
職棒運動開始於1860年的美國紐約,但球團與球員訂立契約則於1876年2月國家聯盟成立以後,當時國家聯盟的第一件事就是「強迫」所有現役球員與球隊簽約,規定比賽時要有統一的制服,嚴禁跳槽,設立規則,並要求所有欲加盟職棒隊的球團必須要有一套球員養成制度,以限制職棒球隊過度膨脹分散市場,造成分食利潤的惡果。其次聯盟為加強職棒市場的根基,又要求(1)在7500人以上的城市才准組織職棒隊,一個城市只准有一支職棒隊,各隊不准越區發展,每支職棒隊在申請加入時必須提出財力保證,並且必須擁有一個完整的統籌體系。(2)聯盟必須負起建立所有比賽紀錄、維持比賽及規定球員紀律、制定比賽規則、監督裁判判決。(3)全面改革裁判制度,建立職業裁判體系,裁判不再是榮譽制,每名裁判付出場費5元。(4)為整頓賭風,對於涉及賭博的球員或球隊,則立即開除會籍或終身判球監。
早期職棒係由球員所主宰,其後國家聯盟成立以後,主控權則完全落入經營者手中,所謂「合約」僅是從球團利益出發來控制球員的工具,球團與球團互相結合,禁止球員跳槽,若球員跳槽,則接受的球團將被逐出聯盟,換言之,聯盟充滿著保護主義的商業利益色彩整個職場淪為獨占市場,球員生存空間完全被掌控。
自1885年起球員意識抬頭,先後組織權益團體,如職業球員兄弟會、美國工會聯盟等,曾向聯盟提出球員契約新精神,倡言球團不應藉著默契來限制球員薪資上限,在轉售球員時,應先徵詢球員個人的意願,讓球員有發言權;但如果球員與球團簽約後,則必須接受球團所訂立的紀

律約束,並服從球團領導;在球團與球員權益的攻防戰中,直至1953年以後球員權益有更明確的放寬,例如(1)1953年球員工會要求球團確立大聯盟球員年薪至少六萬元,在球隊服務五年後,得成為自由球員。(2)球團每年應將其盈餘的20%撥給球員當紅利。(3)1966年至1983年間球員協會向球團爭取到五大基本權利:a.最低薪資(1980年為十萬元)b.組仲裁委員會隨時處理球員與球團的合約及薪水糾紛c.球員與可以聘僱經紀人與球團談年薪d.設立球員退休制度e.球團應在簽約時說明球員的工作條件,其中包括球員服務滿2年後可重談薪水,重簽薪水約。(4)1970年以後電視台的轉播權利金成為聯盟的重大收入,球員要求球團分配到的轉播權利金應撥一定比例給球員當紅利,但球團對此並不妥協,於是在1981年6月11日爆發首次的球員罷工〈strike〉事件;至此球員權益達到最高點,而聯盟及球團的權力與利益相對的減少許多,但可喜的是球團與球員間契約中的權利義務則因此趨於公平、合理、共存的境界,質言之,今日的日本職棒契約、台灣的中華職棒聯盟契約、台灣大聯盟職棒契約中的條款設計皆是參照美國職棒契約模式所擬訂,並加入各自國家的民情文化特色所共同組成,其中的企業經營三大原則及球員管理的三大制度,各國職棒契約條款雖略有修改,但其精髓卻是不變的。

二、定型化契約之範圍、規制、效力及不公正契約之排除
在探討選手定型化契約之前,實應對契約自由原則先行說明,按民法係以私法自治為原則,當事人間得自主的創造其相互間私法關係,自行決定契約之內容〈契約自由原則〉,故當事人間所創設之契約關係,除有違反公序良俗或違反強制禁止規定之情事而無效外,皆為民法所承認,並應為締約當事人間共同遵守;而契約自由原則是私法自由原則之核心,與所有權絕對主義與過失責任主義,併稱為市民法三大原則,契約自由原則之主要內容,包括(1)締結契約之自由(2)相對人選擇之自由(3)內容決定之自由(4)方式之自由。
法律之公正與契約之公正同為國民私法生活公正之保障,而契約之公正,首重定型化契約之規則。在談及定型化契約時,先將相關、相近之法律用語之定義說明,依學者(劉宗榮,民82)所云:(1)定型化約款:凡以給付商品或服務的標的,為與不特定多數人訂立契約之用而預先擬訂之約款,不論其約款外形之分合,內容範圍之大小字體書寫之方式以及約款之形式,均為定型化約款。(2)定型化契約:基於定型化約款所訂立之契約推定為定型化契約。(3)個別商議契約:定型化約款經自由商議而訂立之契約為個別商議契約。主張個別商議者,應就自由商議之事實負舉證責任。依據88年4月21日公佈之民法247條之一增修條文理由指出附合契約之定義為「當事人一方預定契約之條款,而由需要訂約之他方,依照該項預定條款簽訂之契約,學說上名之為附合契約」。在研究職棒選手契約者〈陳文彬,民89〉則認為國內職棒選手契約之性質,如民法第247條之一之內容為附合契約;從以上的定義很難分辨何者為定型化契約,何者為附合契約,依學者〈劉宗榮,民82〉認為定型化契約與附合契約之區別在於契約主體是居於「絕對優勢之地位」以及契約相對人對於使用約款有無「真實的同意」二點辨之,實則附合契約均是定型化契約,定型化契約則未必均是附合契約,由國內職棒選手契約型式觀之,性質上屬僱傭契約,若契約非

以提供商品或服務為標的而由企業一方預擬,是否屬定型化契約,有學者認為理論上仍有探討之
餘地,而美國的職棒選手契約乃是經團體協約而訂定之,並非附合契約,然而如果契約中僅保留「當事人姓名」、「契約年份」、「球員服務報酬及簽約年月日」等空格,選手並無就契約中之任何條款有磋商議定之餘地,因此選手契約之性質係屬附合契約當無疑異。
契約若非基於「自由意思」而訂立,且其所訂立之內容,又變更「法律對當事人權利義務之原則性分配」,則該不公正法益之分配,並非出於當事人之「自由意思」,自不得以「私法自治」為理由,一概地肯定此種約款內容之效力,此時不但發生「約款是否訂入契約」、「定型化契約之解釋」二個問題,而且發生「定型化契約條款規制」之問題。非基於自由意思訂立之定型化契約發生法律效果不公平情事者,因定型化約款是否違反法律強制或禁止規定之不同,可分為「定型化約款違反法律強制或禁止規定者」與「定型化約款不違反法律強制或禁止規定」二種情形。在第二種情形不違反法律強制或禁止規定的情形有(1)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民法第72條)(2)權利濫用原則(民法第148條第1項)(3)誠實信用原則(民法第148條第2項),其法律效力皆有所不同。在效力方面將因不同狀況而有「具體相對無效」、「抽象相對無效」、「絕對無效」之區分。而民法第247條之1的1至4項情形:
(一)免除或減輕預定契約條款之當事人之責任者。
(二)加重他方當事人之責任者。
(三)使他方當事人拋棄權利或限制其行使權利者。
(四)其他於他方當事人有重大不利益者,如契約約定有此情形,則此附合契約為「絕對無效」,此條文係指非消費關係而言。在消費者保護法第11條、12條規定,如定型化契約中之條款違反誠信原則,且對消費者顯失公平者亦「絕對無效」,此規定係指消費關係而言。因此不論是消費關係或非消費關係,所發生的附合契約或定型化契約約定如有民法第247條之1的1至4項情形或消費者保護法第12條1項、2項1至4款情形,皆為「絕對無效」。
定型化約款規制之範圍,其情形因社會經濟活動型態之不同而無法一一臚列之,但可從免於規制之定型化約款範圍觀其全貌,其範圍分述如下:
(1)定型化約款所存在之契約本質特殊者
(2)定型化約款所存在之契約之訂約過程受特別法規制者
(3)定型化約款之內容引自法律條文者
(4)定型化約款之內容引自合法之委任命令者
(5)免責約款經行政規則者(相對地免於規制)。
在評價契約是否有效,法院在法律未有明文規定時,得依比較法之精神,參照其他國家之相關規定,如1976年德國一般交易條款規制法、1977年英國不公正契約條款法內之規定援引之,學者劉宗榮(民82)認為應特別考慮下列因素:
(1) 契約主體為商人與商人,或為商人與消費者。
(2) 契約主體是否居於獨占或準獨占地位。
(3) 訂約過程中是否有交涉機會。
(4) 為契約標的物之商品或服務是否為民生必需品或必需服務。
(5) 為契約標的物之商品或服務是否有代替性。
(6) 契約主體有無接受免責約款之特別意思表示。
(7) 為免責約款標的之義務是否過鉅或不確定。
(8) 為免責約款標的之義務是否基於當事人之特別約定而發生。
(9) 損害之發生可歸責於使用人者,其可歸責之程度。
(10) 被侵害法益為人身法益或財產法益。法院除前項所列評價因素外尚得基於職權,斟酌其他適當之因素。在定型化契約之解釋原則方面,應特別注意下列解釋原則:
(1)約款有疑義時,應為不利於使用人之解釋。
(2)不得將免責約款之合意視為相對人自甘冒險。
(3)個別商議約款與定型化約款內容衝突時,個別商議約款有優先效力。
(4)定型化約款應依可能訂約者之一般合理了解解釋之。
(5)定型化約款之全部或一部未訂入契約,或雖訂入契約而無效,契約之其他部份仍然有效。
(6)定型化契約條款載於外緣之約款與載於中央之約款內容衝突者,載於外緣之約款效力優先。
約款未訂入契約或無效時,該部分之契約內容應依法律之規定補充之,無法律可補充時,得聲請法院以裁定補充之。
約款有未訂入契約或雖訂入契約而無效之情事,經依前項規定補充後,其履行對於當事人有不合理之困難者,該契約全部無效。
以上有關定型化契約性質及相關特性之了解,有助於職棒選手契約內容的探討,換言之,在瞭解定型化契約性質的同時,對於屬附合契約的職棒選手契約,在球團與球員間權利義務之原則性分配上能作更深入且妥切的處理。
職業運動中對球員的約束、要求或管制,常透過章程、契約、辦法、守則或公約的方式達到目的,換言之,職棒契約規範廣義而言,應包括團體協約、章程、契約、辦法、守則及公約等,狹義而言,係指職棒選手定型化契約及其約款,而約款可能包含辦法、守則、公約;依學者林振煌〈民89〉研究運動法律所得結論,認為職棒契約可分為(1)團體協約(2)聯盟章程(3)選手契約(4)附款契約四部分,而本節之研究僅針對選手契約及其附則約款部分;國內兩大聯盟對職棒契約皆有詳細規範,以中華職棒聯盟而言,其規範有(1)聯盟章程(C.P.B.L)(2)球團(職)球員註冊辦法(3)中華職業棒球聯盟競賽規程(4)熱身賽比賽辦法(5)明星對抗賽比賽辦法(6)年度總冠軍比賽辦法(7)國際賽比賽辦法(8)球團申辦國際邀請賽辦法(9)年度獎勵辦法(10)明星對抗賽、總冠軍賽球隊差旅開支辦法(11)新人選拔辦法(12)外國籍球員管理辦法(13)球隊賽前練習時間表(14)球團所屬啦啦隊管理辦法(15)特別票券與球團證件分配辦法(16)仲裁委員會設置要點(17)懲罰規定(18)違禁藥物檢驗計畫目的及處罰規則(19)中華職業棒球聯盟仲裁規則(20)中華職業棒球協約(21)職業棒球選手契約。
而台灣大聯盟的規範則有(1)聯盟章程(T.M.L)(2)球團(職)球員註冊辦法(3)競賽辦法(4)熱身賽比賽辦法(5)年度總冠軍比賽辦法(6)年度獎勵辦法(7)新人選秀辦法(8)外籍球員任用與管理辦法(9)球隊賽前練習時間表(10)主場後援會辦法(11)證件管理辦法(12)事件處理小組委員設置辦法(13)懲罰規定(14)台灣大聯盟生活公約(15)台灣大聯盟住宿公約(16)台灣大聯盟球隊自律公約(17)台灣大聯盟球員自律守則及處罰條例(18)選手契約。
由兩大聯盟所制定之章程、契約、辦法、守則、公約內容觀之,皆大同小異,大部分規範皆參考美國職棒或日本職棒之規範,惟一不同之處,在兩大聯盟並無團體協約之約定,因此在職棒發展過程會有交易不公平現象干擾甚至危及職棒事業的發展,目前國內職棒已有此現象,不論兩大聯盟是採合作或合併之方式皆應考量契約訂立之二大原則及應以職場商業利益取向為考量。

參、台灣大聯盟職棒選手契約內容評析
中華職棒聯盟之選手契約之條款內容與台灣大聯盟之選手契約內容大致相同,惟不同之處,在於台灣大聯盟之四支球隊同屬一家公司較為特殊,故本節特以台灣大聯盟之選手契約為例,逐條探討之。由台灣大聯盟職業棒球球員契約書內容觀之,該契約除列有聯盟之太陽、金剛、勇士、雷公等四支球隊及簽約球員姓名(留空格)外共有18條規定(註2),分別為
(1)有關球員之品德與技能
(2)有關簽約金及薪資(留空格)之約定
(3)有關契約存續期間及優先續約權(留空格)之約定
(4)有關傷害及醫療之約定
(5)有關服裝及配備之約定
(6)有關訓練與比賽之約定
(7)有關宣傳廣告與利潤分配之約定
(8)有關勞保與健保之約定
(9)有關契約權利義務轉讓之約定
(10)有關利害衝突禁止之約定
(11)有關保証履約事項之約定
(12)有關契約終止權及各項懲罰之約定
(13)有關離職程序辦法之約定
(14)有關仲裁爭議之約定
(15)有關管轄權之約定
(16)有關營業秘密保守之約定
(17)有關完整條款之約定
(18)有關契約修正之約定,而各條款之約定內容充分顯露出球團仍以獨占市場之方式在訂立契約,完全未能遵守定型化契約之二大原則,即「自由意思」及「法律對當事人權利義務之原則性分配」原則,為瞭解本契約之不公正利益之分配情形,則依其內容,分別研究之:

一、契約雙方當事人
由契約前言雙方當事人部分觀之台灣大聯盟共擁有四支球隊,而球員分別由聯盟分配至各球隊參與比賽活動,其優點是聯盟可順利的完成球員選秀工作,亦即是較易達到戰力平衡需求原則,但卻使球員因此失去自主空間,換言之,球員即使已達自由球員狀態,亦無法享受自由球員的自由選隊與調整薪資的利益,更何況契約根本沒有自由球員之約定,由此觀之聯盟所作的約定實已侵犯球員憲法上之工作權與生存權。

二、球員之品德與技能
球員之精良技能為核心產品之保證,球團為確保其商業利益對於球員之技能要求乃當然之理,惟對於球團或聯盟所訂立之規範或守則是否應絕對遵守,則應作限制性解釋,亦即是若其所定之規章內容有違反法律強制禁止規定或是牴觸公序良俗或是有符合民法附合契約條款無效之事由,或者違反本契約之規定者,選手均得不予遵守。(參照民法第71條、72條、247條之1)

三、簽約金與薪資之約定
球員簽約金之給付請求權,在球員簽約後,即具有此一請求權,此種簽約金(註3)之給付乃職棒界之慣例,惟在契約中明定之則只有我國之職棒契約有此條文,此條文反而在美國、日本職棒契約中並未見之;而此高額簽約金之性質,學者多有討論,主要有四種學說(1)贈與說(2)報酬說(3)退休金預付說(4)特別補償說。在四種學說中以特別補償說(註4)為最恰當,此說認為選手與球團簽訂選手契約後,即須受到職業棒球協約及相關附屬之章程的限制,因此簽約金可謂是剝奪選手權益的特別補償。
薪資調整方面,在第一年以定額方式給付,其額度以各球員之球技能力而定其價值,第二年則以出賽成績及各種活動之表現為調整之標準,球季薪資調升則以打擊率及盜壘成功次數為調升標準,此種調整薪資模式,有研究者莊濱綺(民89)曾將各種表現與薪資之調整,用逐步回歸法分析之;而美國職棒球員薪資與表現的計算,以1974年Scully所研究之模式為主,他的模式廣泛被其他學者所引用;而最新的的薪資調整模式則是1996年的Holbrook & Shultz的模式,二者有所不同,可從六方面分析(1)觀點(2)取向(3)打擊成績的測量(4)時間觀點(5)資料轉換(6)球員狀態等。我國的球員薪資調整;有研究者江志坤(民83)曾以(Charnes,Cooper & Rhodes,1978)的資料包絡分析法(A Data Envelopment Analysis)來分析,另一位研究者何吉星(民85)則以訪談方式進行研究,調整薪資的因素歸納有球員的攻防表現、球隊年度戰績、球員形象、球員年資及球員貢獻度。

四、契約存續期間及優先續約權之約定
此條文在民國87年時已作修正,在民國86年以前因條文定為「不定存續期間」,因此而有(1)兄弟象股份有限公司與那魯灣職棒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王光輝之訴訟案(案號:85勞訴96、86重勞上6、88台上1723、88重勞上更(一)4)(2)三商棒球隊股份有限公司與康明杉之訴訟案(案號:86勞訴38、86重勞上8、87台上2888、88重勞上更(一)1)之案件,民國87年由於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行政院體育委員會、內政部勞委會、公平交易委員會對我國二大聯盟糾正後,而有目前的修正條文,新版本的契約與美、日職業棒球組織一樣,選手契約均成為僱傭契約中的定期契約,如此設計乃因為職業棒球之投資成本相當大,而須符合球團戰力需求之原則,選手長期為球團服務,方能回收資本的一種行業,國外稱此種制度為「保留制度(reserve system)」。
優先續約權之條文內容語意不明,條文中保留制度未作年限之限制,所以解釋上,倘球團年年片面行使契約更新之權利或只要契約期限屆滿,球團即行使優先續約權,則球團可能永久保留選手;相反的只要契約期限一到,若是球團不欲與該名選手續約,則球團只要在12月31日前,不

更新契約或不行使優先續約權即可。此種制度設計是否合理?有無實質終身契約違反公序良俗或附合契約條款解釋問題而無效?是否可以片面不經過選手同意即更新契約?都是疑問。而查美國的職棒選手契約保留選手最多6年,日本則為9年,之後選手則有自由球員之資格,而反觀我國職棒契約一訂就是五年,且球隊擁有優先續約權,卻無自由球員(註5),此種規定對球員而言,仍屬不合理。

五、傷害及醫療之約定
健康檢查書如同商品無瑕疵保證書一樣,提供者應依民法債篇規定負瑕疵擔保責任,而依職棒運動之情境,球員乃職棒運動中核心商品,因此提供健康檢查書實屬必要之舉。
職業運動中球員在訓練或比賽時,難免會發生運動傷害,在美、日職棒界,均會由球團方面對於選手因提供棒球活動所致受傷或死亡之選手或其家屬,給予醫療費用及傷害補償,但本契約並未如此援用,僅為選手投保團體綜合保險及協助保險金之聲請,雖然契約中未明定,惟依89年5月5日施行新修正民法債篇增列之487條之1規定、民法第216條規定或勞動基準法第59條規定,在不可歸責於雇主之情形,雇主仍應負無過失責任,亦即是所謂的「危害責任原則」(註6),僱用人對於受僱人之勞動力加以支配或準備使用支配,而藉此獲得利益,基於「利益之所在,危險之所在,責任之所在」之原理,由雇主所導致的危險或不利益或非因可歸責於受僱人之事由,皆應由僱用人負擔責任。

六、服裝及配備之約定
從企業經營的角度而言,聯盟或球團要求球員穿著或配戴其提供之制服及配件,其目的在建立球隊之品牌與知名度,並能增加贊助廠商之贊助,可謂一舉數得,如依法的角度觀之,此規定表現出聯盟或球團有提供制服及配件之義務,且球員亦有配帶之義務。

七、訓練與比賽之約定
職業運動比賽是否吸引球迷觀賞,端賴球員球技精彩的表現,因此球員應球團之安排,參與訓練、比賽或各項活動,實為增加商品品質及吸引球迷之強度,故球員接受安排不但是其義務(註7)也是其權利,至於上開之費用由球團或聯盟負擔,亦屬企業投資成本之一環,當由其負擔應屬其責任。

八、宣傳廣告與利潤分配之約定
選手形象宣傳權依我國民法第18條規定,應屬人格權之部分,而人格權之內容包括姓名、生命、身體、自由、貞操、名譽、信用、隱私及肖像等各種構成人格要素之權利,此權利屬於權利人一身專屬不可分離,而不具客觀換價標準之非財產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且條文亦僅作消極性的規範,亦即是著重在如何防止他人之侵害部分,對於如何利用自己形象(包括姓名、肖像、個

人其他特徵或屬性)獲得經濟利益,並未加以規定;而本契約之條文規定球團或聯盟擁有「選手形象宣傳權」,完全係由美國於1953年Haelan Laborationies V. Topps Chewing Gum 一案所創造的「形象宣傳權」(right of publicity)(註8)概念而來,此概念強化了個人使用自己之形象去創造利益。
所謂「形象宣傳權」依(McCarthy,1998)所下的定義係指得以其個人形象作為商業使用之一種任何人與生俱來所具有之權利;此種權利將因未被允許而使用個人形象之商業價值,而構成侵害。其性質為無體財產權之一種,得為讓與、繼承或為其他處分。此獨立法律概念承認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將個人之形象賦予一個財產權的概念,就「配置效率」(註9)而言,將更能使個
人形象得到更有效的利用。我國對於形象主體的規定雖散見於民法、公平交易法、著作權法、商標法等處,但卻無明確的承認「形象宣傳權」為財產權之成文法規定。換言之,形象宣傳權在我國法律適用上為模糊地帶,未明文規為人格權或財產權。依學者(曾隆興,民85)認為在廣告中使用他人姓名及肖像之契約,屬狹義非典型契約,亦即是契約之任何部分均不屬於任何典型契約之構成分子為內容之契約。若契約內某一事項,與民法債篇各種之債所定典型契約相符合時,亦可適用有關典型契約之規定。如全無可資適用之法規,而有習慣時,應適用習慣,無習慣時應依法理解決。故法官於處理非典型契約案件,遇有法律無規定,亦無習慣時,自可依據法理,自行創造,以補充立法上之欠缺。
有關選手之形象宣傳之各種產品,涉及著作財產權歸屬問題,依我國著作權法第3條第2款、第11條第1、2項、第13條規定,球團成為著作人同時享有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而選手僅是著作物之形象擁有者,依契約約定得為盈餘之適當分配。從商業利益及選手績效考核而言,球團不但能從形象宣傳之各種產品中取得極大利益,而且能依球員形象作績效考核而為薪資調整之因素。

九、勞保與健保之約定
保險乃是分散危險的一種社會及金融制度,(註10)依我國憲法第155條、157條、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5項及第8項規定,對於保險政策有所規定,而政府也於民國39年開辦勞工保險,陸續也開辦公務人員保險,私立學校教職員保險、農民保險,並於民國84年3月1日實施全民健康保險,雖然勞委會於87年12月31日為台87勞動1字號059605公告,函令職業棒球業為不適用勞動基準法之事業,球員不適用勞動基準法之規定。惟依勞工保險條例第6條第1項第2款或第3條規定,職棒選手仍應以職業棒球公司為投保單位,參加勞工保險為被保險人,此種保險為強制保險,而民國84年開辦之全民健康保險,亦屬強制保險(註11),因此球團或聯盟有義務為選手之利益,辦理勞工保險及全民健康保險,而保險費用之繳付由球團與選手依勞工保險法條例第15條及全民健康保險法第27條規定,按比率各自負擔,因此契約內之規定,實屬球團之義務。而契約的約定應考量球員之保險利益,亦即是在球員有職業傷害時,球團應將團體保險的概念加入,讓球員能得到最合理的傷害補償,在日本職業棒球協約第11條有如下之規定:「球員因參加契約所定之勞務活動

而成為其死亡之直接原因時,球團支付補償金五仟萬圓給球員之法定受益人。」「如果球員因受傷或生病而留下後遺症時,以六仟萬元為限,依傷害程度支付補償金給該球員。」「身體傷害之程度分為下列十四等級,其補償金額如下:第一級:6000萬圓、第二級:5400萬圓、第三級:4800萬圓、第四級:4200萬圓、第五級:3600萬圓、第六級:3000萬圓、第七級:2520萬圓、第八級:2120萬圓、第九級:1640萬圓、第十級:1200萬圓、第十一級:920萬圓、第十二級600萬圓、第十三級:440萬圓、第十四級:240萬圓。」我國勞工保險條例第64條亦有規定:「被保險人因職業傷害或罹患職業病而致死亡者,不論其保險年資,除按其平均月投保薪資,一次發給喪葬津貼五個月外,遺有配偶、子女及父母、祖父母或專受其扶養之孫子女及兄弟、姊妹者,並給與遺屬津貼四十個月。」因此球員如有此種情況發生,應朝向此方向思維及補償。

十、權利義務轉讓之約定
球員交易制度(the trade system):含義為球團具有在契約期間內或保留期間內轉讓選手與其他球團之權利。亦即是球團可以不需要經選手之同意,而將選手轉讓於其他球團,且選手不得主張法律上之權利。此一制度在美國職棒成立之初就已存在的制度,其目的有二:(1)球團為減少人事花費。(2)球員交換可達到球隊戰力平衡。由此觀之,無不讓人加深球員如同商品一般,因此球團得片面自由買賣,此制度如依我國憲法或民法之規定,則有侵害人權或違反民法公序良俗,或附合契約約款無效之情事,甚且違反民法第484條僱傭契約之本質規定,有關勞務給付請求權,原則上具有專屬性,不得任意轉讓,如今在契約中明定之,且為職棒運動特有之制度,依法應如何處理、解釋,實應從職業運動之獨特職場情境或立法方式解決。
球員交易制度之規定,會使契約當事人之地位發生變動移轉之效力,本質上屬意定之契約承擔,換言之,原球團之權利義務移轉至受讓球團,球員則轉至受讓球團服務;惟如依台灣大聯盟選手契約本條文之規定,則無此現象,僅發生企業內部人事異動之效果,只是調職的情況而已;而中華職棒選手契約的情形則發生球員交易之狀況,因此在探討球員交易制度的同時,也應瞭解各聯盟內之企業經營型態,才不會發生法律適用錯誤之情況。

十一、利害衝突禁止之約定
職業運動的核心產品就是球員,因此球團對於球員身體或心理上之傷害特別關心,故對其與其他個人或球團、聯盟訂約,或參與非球團所安排之訓練、比賽、活動特加以禁止,目的在保障比賽時球員能在未受任何傷害之狀態,作完美的球技演出,站在商業利益的角度,球團的言明應屬合理。
禁止持股之約定,目的在使球員保持心平氣和及公正演出之心態,完成每一次比賽,提供球迷不可預測的比賽情境快感,其次是球團為防止球員因利益或利害關係,而有跳槽至其他球團或聯盟之舉,因此有此明定,但球團在約定此項禁止規定如為二年、三年或五年時,亦應相對的給予球員合理的補償。

惟本條文之約定在中華職棒聯盟的契約規定應屬恰當,因中華職棒聯盟由不同球團而組成,各球團企業目標、利益不同,作此約定在條文文字運用上應無瑕疵可言,但如在台灣大聯盟契約規定上則不恰當,因為台灣大聯盟擁有四個球隊,四個球隊皆在同一企業控管下,球員跳槽情形不致發生,只會發生轉調他隊之現象,故此約定應作文字上修正,以符合職場實際狀況。

十二、保證履約事項之約定
球員對契約內容遵守之義務,是簽約後所必須履行的,倘有不履行或不能履行之情事,則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依條文規定說明如下:
(一) 球員之簽約行為能力之保證,查球員是否有行為能力,依民法第12條規定「滿20歲為成年
人」;第13條規定「未滿7歲為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滿7歲以上之未成年人,有限制行為能力;未成年人已結婚者有行為能力」。由此觀之,球團係在考量球員若在「未滿20

歲」之情形時,其簽約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依民法第77條規定「限制行為能力人為意思表示及受意思表示,應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許,但純獲法律上之利益或依其年齡及身份,日常生活所必需者,不在此限」及民法第79條規定「限制行為能力人未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許,所訂立之契約,須經法定代理人之承認,始生效力」。因此球員如在未滿20歲時與球團簽約,則必須得到法定代理人之承認,契約始具效力,故球團作此規定,實與法律規定之含意相左,令人費解。
(二) 藥物之吸食或酗酒之行為,會使球員有被誤解為使用禁藥之聯想,倘若球員有使用禁藥之情事,則屬違反聯盟所訂之「懲罰規則」第13條之規定,聯盟得科以罰金、禁賽或是終身禁賽之處分。運動競賽中所謂的禁藥係指(1)興奮劑(Stimulants)(2)麻醉性止痛劑(Narcotics)(3)同化性物質(Anabolic Agent)(4)利尿劑(Diuretics)(5)生長激素類固醇(Pephide Glycoprotein Hormones)等五類而言(註12),如於奧運會中被檢測出球員使用禁藥之情事,賽前則禁止其參賽,賽後則追回獎牌及判以永久或暫時禁賽,本屆奧運會我國之舉重選手陳柏甫則屬賽前禁賽之情形,美國鉛球好手韓特則屬賽後情形,此為運動職場所為之處分,如果禁藥有我國管制藥品條例、或毒品危害防治條例所規定之情事,則會受到處以罰金或判刑之刑罰,不可不注意也;其次是酗酒行為,此行為在社會偏差行為之研究中,為運動員最易發生的偏差行為,偏差行為會使球迷產生不良印象,換言之,會產生廣告宣傳上的負面效果,此種約定乃是球團特別注重的事項。
(二) 職棒賭博情事在美國、日本皆曾發生,雖嚴加禁止但仍然會發生,也造成整個職棒事業無法推廣的窘境,因此各國職棒對賭博行為皆有處罰規定,在美國、日本職棒則在團體協約中明定得為永久禁賽或罰款處分,我國台灣大聯盟在懲罰規定第14條也規定得處以罰金、禁賽或終身球監之處罰,而在1996年我國職棒發生賭博、放水事件,此案件不但球員受到聯盟處罰,甚至進入司法程序,在刑事庭一審中許多球員被判處重刑,因此縱使球員不顧及職

棒事業的發展與生存,也應顧及自己之權益及聲譽。
(四) 其他有關對國內外其他棒球組織不負義務、不參加危害生命或身體健康之活動、絕無涉賭
情事、注意聲譽、服從球隊指示這些事項乃球員應保持或遵守的行為,此為商品價值保證的事項,球團在此所為規定乃強調之舉。

十三、契約終止權及各項懲罰之約定
在條款約定內容出現三個法律概念,有終止權、懲罰性約定、解除權,三個法律概念在條款中並未做妥適的程度性分配,致使整個約定有雜亂之感,並使三個法律概念有所混淆,為使概念清楚,應先說明其含意,所謂契約解除係指解除權人行使解除權,並使契約溯及於契約成立時消滅,而與未訂立契約相同效果,因此,解除契約會有民法第259條、第260條回復原狀與損害賠償之問題;而所謂契約終止則是指繼續性契約當事人之一方,因他方有不履行契約之情事而行使終止權,使契約效力向將來消滅。查一般認為繼續性契約原則上僅有終止問題,而無解除問題,除法律有特別規定外,如民法第494、503、506、507條,或依學者(邱聰智,民82)認為繼續
性給付尚未履行者,方有契約解除之問題,餘者,僅有終止而無解除;因此有研究者陳文彬(民89)建議應將台灣大聯盟選手契約書第12條第4項2款及3款中的契約解除之字刪除之,而僅規定終止契約,並將第2款中罰則改為「以相當於已領取之簽約金及薪資金額作為懲罰性違約金」;於第3款中罰則改為「以相當於其已領取之簽約金及薪資金額之兩倍作為懲罰性違約金」,此建議符合以上三個法律概念之本質,違約金之處罰規定在契約約定上是常見的也具有特殊目的,但似乎不必在契約中特別強調係懲罰性條款。

十四、離職程序辦理之約定
有關球員所使用之球具、制服、器材等物品,在球員與球團簽約時,已於契約第7條約定由球團提供,同時在離職時,應將球團提供之物件歸還,乃當然之理,因為物件中,會有企業商標及贊助商Logo字樣,如不歸還,而任由離職球員做負面宣傳,將使企業形象嚴重受損,因此有收回之必要性。

十五、仲裁爭議之約定
所謂仲裁制度(arbitration system),係指基於私法自治,契約自由之原則而設之司法紛爭自主解決之制度;換言之;當雙方當事人有爭議時,將爭議提付第三仲裁人而為仲裁,此仲裁終局時確定具有約束力。我國於民國50年頒布商務仲裁條例,目前則以民國87年6月24日頒布的仲裁法為依據,仲裁法第6條規定,仲裁人需具備一定之資格,且仲裁機構須完成社團法人登記,亦即是職棒運動裡球團與球員發生爭議時,應向仲裁機構提出仲裁,並由具有仲裁資格之人為之,始發生仲裁法上規定之仲裁拘束力,否則為無效之仲裁,由此觀之,本條文由台灣大聯盟自行組成仲裁委員會;再由委員會內選出仲裁人進行爭議之仲裁,完全不符法律規定,此種規

定根本無法達到仲裁之效果,何以要有仲裁制度,目的在避免法院判決制度程序過長及防止和解的不易成功性的情形。職此之故,聯盟或球團應依仲裁法規定修正此條文,由具有社團法人之仲裁機構的仲裁人為爭議問題的仲裁行為,始符法律規定。在消費者保護方面、營建工程方面、保險方面、海事方面都有仲裁的組織或機構,因此在職業運動方面亦可成立此種解決職業運動各種紛爭的仲裁組織或機構。

十六、管轄權之約定
本條文合意管轄法院為台北地方法院,係因台灣大聯盟總公司設在台北市八德路上,因此考量如有爭議時,在台北地方法院訴訟較方便之故。按管轄之含意係指在同級或不同級法院間,就多數之訴訟事件,各自行使裁判權之界線,依法令劃分,由某法院掌管仲裁,謂之管轄;如依管轄原因之不同可分為法定管轄、指定管轄、合意管轄,而本條文乃以合意管轄約定,所謂合意管轄,應指在第一審,得依當事人之合意而定之管轄而言。而管轄問題,乃為民事訴訟法規定,為程序法也。此項約定,在以契約方式進行之情事時,為雙方當事人常作的約定。


十七、營業秘密保守之約定
企業經營體在營運期間常有許多的策略,此策略通常被列為「商業機密」;在職棒運動職場亦不例外,因此球團開放對球員所告知的各種商業機密,球員有保密之義務,不論在契約期滿或屆滿終止後,倘若有向第三人洩漏時,則涉及債務人不履行問題,應依民法債篇債務不履行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而所謂營業祕密,依營業祕密法第2條規定係指方法、技術、製程、配方、程式、設計或其他可用於生產、銷售或經營之資訊,而符合下列要件者:一、非一般涉及該類資訊之人所知者。二、因其祕密性而具有實際或潛在之價值者。三、所有人已採取合理之保密措施者。誠如學者李念祖(民87)所指法律為什麼要獨立加以保護營業祕密,其理由有三:(1)市場公平交易秩序的維持(2)所有智慧財產權所共有的,即是鼓勵發明與創造(3)維護隱私。而什麼是法律該保護之營業祕密亦有三點:(1)具有商業價值(2)具新穎性(3)具相對的祕密性。倘若球員有營業祕密法第2條各項規定之情形,就構成違約情事。

十八、完整條款之約定
定型化契約與附和契約最大的不同,在於定型化契約仍有自由意思及權利義務原則之分配的條件,而本條文所言之附件應屬契約外約款而言,如守則、公約、辦法等,惟如涉及球團或聯盟「免責約款」時,是否對球員有效力,此時定型化契約之解釋原則,就會被用於定型化免責約款,因免責約款為契約內容的一部分;而定型化免責約款契約之解釋原則有四個:〈1〉個別商議免責約款應優先於定型化免責約款〈2〉應依免責約款所附麗之定型化約款之可能訂約者之合理了解為解釋之原則〈3〉基於契約精神為改變或忽視某些約款之解釋原則〈4〉以法律或裁判補充契約

之解釋原則。由此觀之,球團或聯盟片面修改附件內容,如違反以上解釋原則時,其是否仍具法律效力則不無疑異。依研究者之見,此條文球團或聯盟有立於「優越交涉地位」濫用免責約款之嫌,應加以修正之,修正時應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十九、契約修正之約定
有關契約是否成立,依民法在契約成立及效力皆有規定,亦即是雙方當事人如在自由意思下,雙方同意,則契約即已成立,不需要式行為,而本條文特別約定「契約修正」時,應以雙方同意及書面為之,此約定則為要式行為,換言之,在修正契約時應具要式行為,否則修正部分並不成立,亦無效力可言,此項約定,在強調契約修正時,應經得雙方同意,並以書面為之,以避免口頭修正上舉證之不便。

肆、結論與建議
綜觀職棒運動的契約規範,聯盟與球團仍立於獨佔或準獨佔市場之地位,聯盟所擬定的章程、契約、辦法、守則、公約,無一不是在限制球員的生存權、自由權,甚至人格權,而這些規範,也僅有選手契約內留有四個空格供球員填寫條件,惟此四個空格的標準也是聯盟早已預先設

定,換言之,球員的地位在簽約後,真的成為不折不扣的商品,此時如是明星球員則此商品還較具價值,如為非明星球員,則此商品的處境將令人憂心,亦即是球團或聯盟得依契約約定任意不再僱用。因此從台灣大聯盟選手契約中條文觀之,部分條文較不公平如(一)契約當事人,(三)簽約金與薪資之約定,(四)契約存續期間及優先續約權之約定,(五)傷害及醫療之約定,(八)宣傳廣告與利潤分配之約定,(九)勞保與健保之約定,(十)權利義務轉讓之約定,(十三)契約終止權及各項懲罰之約定,(十五)仲裁爭議之約定等,應加以改善,而我國職棒目前兩大聯盟對待球員皆是如此,會有此情形,當然與職棒職場環境,球員是否具明星價值及有無球員工會、自由球員制度、自由經紀人制度有極大的關係,職棒先進國家美國,在其職棒契約規範中,皆融合了以上的制度,當然球員的權益受到相當的保障,在日本其情形亦是如此,但在我國卻因職棒市場規模之影響而無法見賢思齊,其原因應是兩大聯盟主事者對職棒演變歷史未作深入研究,或是仍停留在業餘化心態,如果是如此,依研究者之見,兩大聯盟應共同合作,以商業化型態營運,並依市場規模大小將美、日之良好職棒制度逐步引進,並能考量職棒所創造的利潤,球員如何得到合理的分享,讓球員在無憂慮狀態下,盡情演出,則國內職棒聯盟、球團及球員將互蒙其利。而球迷也能在職棒運動順利推展下,有良好的觀賞性休閒活動。

註 釋
註1參見Roger I.Abrams,「Legal Bases:Baseball and the Law」第48項以下
註2法國學者Raymond Saleilles於1901年發表之「意思表示論」一文,認為許多的日常交易行為,都是由當事人一方預先擬妥契約的內容,他方當事人則只有完全接受契約內容或拒絕簽訂契約的自由。
註3日本及美國均允許於制式契約書所列條項外,於不違反制式契約及聯盟協約之範圍內加入特約條款(Special Coverants)。日本職業棒球協約第47條規定:「統一契約者之條項不能依契約當事人之合意而加以變更。但於不違反協約及統一契約之範圍內,不妨在統一契約書記入特約條項。」
註4佐藤隆夫前揭書116頁。
註5需附帶一提者是,「那魯灣契約書,於合約書第3條所稱之『自由球員』與美、日之自由球員之制度,並不相同,在美、日之自由球員只要一表示行使其自由球員之權利,並辦理規定之手續,即可自由的與其他球團簽訂選手契約,原球團並不具有優先續約權。
註6參見民國88年4月21日所公佈之民法債篇第487條之1增訂理由。
註7「美國職棒選手契約書」及「日本職棒選手契約書」分別與第3條(b)(c)款及第15、16條規定中,亦作有課予選手此種義務之規定,我國職棒中華職棒聯盟選手契約書第2條及第14之1項規定及台灣大聯盟選手契約第1條、第7條第1款前段規定,亦有明文。
註8國內論著可參照賴國欽撰「形象宣傳權」(right of publicity)之研究,在民國88年6月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藍嘉祥撰「表演人權利之研究」民國86年6月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第146頁以下,氏將之譯為「個人特徵利用權」。楊崇森著「著作權最新發展」第13頁以下,載於中華民國著作權人協會20週年紀念專利,81年6月21日。
註9所謂「配置效率」(allocative efficiency)是指有效分配資源。
註10參照我國憲法第155條的規定:「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第157條規定:「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普遍推行衛生保健事業及公醫制度。」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5款及第8項規定:「國家應推行全民健康保險,並促進現代和傳統醫藥之研究發展」、「國家應重視社會救助、福利服務、國民就業、社會保險及醫療保健等社會福利工作」。
註11參照全民健康保險法第11條之1:「符合第10條規定之保險對象,除第11條所定情形外,應一律參加本保險」。
註12參見Gardiner ,5 ,Felix ,A, O’Leary , J, James, M& Welch, R.(1998). Sports law, why Ban Drugs? 第163頁。

參考文獻
王宗吉譯(民89):運動社會學。台北:洪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王佳煌譯(民89):現代社會的法律。台北:商業周刊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江岷欽(民82):組織分析。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編(民89):日本職業棒球協約。
何吉星(民85):台灣地區職業棒球球隊人力資源管理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邱金松(民77):運動社會學。桃園:國立體育學院。
吳秉恩(民82):組織行為學。台北:華泰書局。
李彩雲(民86):台灣地區職業棒球運動之產業關聯分析。國立 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李清潭(民86):資本主義下現代契約法的變遷。台北:桂冠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何曉瑛(民89):台灣地區公立棒球場委託民間企業經營管理之個案研究∼以台南市立棒球場為例。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吳壁如(民79):國民小學組織文化與組織效能之關係。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項士論文。
卓秀冬(民84):台灣省高級中等學校組織文化與學校效能之關係。國立治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論文。
林玫君(民89):台灣、日本職棒運動偏差行為之研究-以賭博放水事件為例。論文發表於2000年國際體育運動管理研討會,桃園:國立體育學院。
林振煌(民89):我國職業運動近來相關法律案例之探討。論文發表於2000年國際體育運動管理研討會,桃園:國立體育學院。
林振煌(民89):美國職業運動選手契約法律爭議之探討-兼論我國法上相關判決,中原財經法學,5期,151-189頁。
林偉立(民89):運動賭博合法化之研究。論文發表於2000年國際體育運動管理研討會,桃園:國立體育學院。
林瑞嵩(民87):我國職棒發展之相關法律問題探討。台灣師範大學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洪光遠譯(民81):組織領導。台北:桂冠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唐豫民譯(民80):美國法律整編(第五冊)─契約法對外關係法。台北:司法週刊雜誌社。
徐火明(民86):公平交易法論-不正競爭防止法。台北:三民書局。
高正源(民83):日本棒球發展史。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馬漢寶(民88):西洋法律思想主流之發展。台北:翰蘆圖書出版有限公司。
陳文彬(民89):職業棒球選手契約暨制度之研究。輔仁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天賜(民88)職業運動總教練更迭與球隊績效之關係-台灣職業運動之實證研究。體育學報,27輯,69-80頁。
張孝銘(民86):職棒休閒產業對社會文化衝擊認知之研究-以台中市居民為例。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芸英〈民79〉:從少棒王國走向職棒之路。職業棒球雜誌,1期,56-58頁。
陳秀珠(民86):台灣中華職棒球團企業結構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論文集(二),桃園:國立體育學院。
郭建譯(民86):英美法。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陳紀安(民87):美國法律。香港:三聯書店有限公司。
許昭彥(民82):話談美國棒球。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張萬洪(民88):西方法學名著提要。台北:昭明出版社。
陳筱玉(民83):美國棒球發展史。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張慶勳(民85):國小校長轉化、互易領導影響學校組織文化特性與組織效能之研究。國立師範大學教育學系博士論文。
莊濱綺(民89):我國職棒球員薪資與表現關係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曾隆興(民85):現代非典型契約論。台北:三民書局。
楊崇森等(民88):仲裁法新論。台北:仲裁協會出版。
楊楨(民88):英美契約法論。台北:凱侖出版社。
楊福珍(民85):台灣地區職業棒球產業網路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廖清海(民84):台灣報紙職業棒球新聞報導內容分析。體育學報,20輯,135-146頁。
鄭玉波(民70):民法債編各論<上冊>。台北:三民書局。
劉金文(民89):台灣地區職業棒球網路上站使用者涉入程度、參與及觀賞行為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劉宗榮(民82):定型化契約論文專輯。台北:三民書局。
盧淑姿(民89):我國職業運動聯盟公共關係運作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鍾志強(民81):職業棒球球迷俱樂部消費者行為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謝智謀(民80):職業棒球運動觀賞行為之研究。國立體育學院體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取自台灣運動管理學報1期,2002.5)
回上頁
未經本網站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修改、複製
注意:
內文是依據當時法律所得之見解,法條的引用,可能因法條異動而不同。另一方面內文不得當成任何解說或其他解釋,若網友一定要引用該內文時,請務必在事前向專業律師做求證工作。

作者簡介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台北所•電話:02-2395-6989• 傳真:02-2391-4235 •地 址:台北市羅斯福路2段9號7樓•位置圖
•其他地區: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桃園所•電話:03-347-5695•傳真:03-347-5694 •地址:桃園縣桃園市中山路543號4樓
    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高雄所•電話:07-216-0588•傳真:07-216-0288 •地址:高雄市前金區市中一路166號3樓
•網站設計:永然法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永然關係企業